高校人才網—國內訪問量、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台。
當前位置:高校人才網>人事動態>科研聚焦>

論文“越來越強”,期刊“不強反弱”,本土科技期刊距世界一流還有多遠

時間:2019年09月09日 作者:邱晨輝 来源: 中國青年報

多年前,陈发虎担任蘭州大学副校长时,定下一个规则:凡是在《中国科学》上刊发论文者,可享受在国际一流期刊发文的相应奖励。很快,优质稿源纷至沓来,“不愁稿源”一度成为这家本土科技刊物的代名词。

“要打造世界一流科技期刊,首先要改變的就是評價體系!”前不久在接受中國青年報·中國青年網等媒體集體采訪時,陳發虎再次提及往事,如今已是中國科學院院士、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長的他認爲,鼓勵最好的學術文章發表在本土刊物上,就應該從評價導向“下手”。

今年8月,中國科協、中宣部、教育部、科技部聯合印發《關于深化改革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意見》(以下稱《意見》),明確提出我國打造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目標:“到2035年,我國科技期刊綜合實力躍居世界第一方陣,建成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品牌期刊和若幹出版集團……”

世界一流,本土科技期刊究竟還差什麽?四部門再次發力,中國科技期刊又當如何補短板?如陳發虎所問,英國人有《自然》(Nature),美國人有《科學》(Science)和《美國科學院院報》(PNAS),中國何時有屬于自己的世界一流科技期刊?中國青年報·中國青年網記者就此進行了采訪。

不強反弱

《意見》開篇語即表示:我國已成爲期刊大國,但缺乏有影響力的世界一流科技期刊,離期刊強國還有相當大的差距。

如果從近些年我國科技論文的發展水平來看,本土科技期刊的“缺乏影響力”“不強”,似乎有些不正常。

中國科技期刊編輯學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、《中國科學》雜志社總編輯任勝利向記者出示兩組數據——

截至2017年年底,全球正在出版的科技期刊約爲4.2萬種,這些期刊由全球162個國家或地區出版。美國以出版8744種名列第一,占20.8%;其次爲英國,出版5082種,占12.1%,中國位列第三,出版3529,8.4%

這組數據更多反映期刊的數量,另一組以SCIScopus等國際知名期刊數據庫來衡量、基于專家評審和期刊論文被引用頻次等計量指標的數據,則更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期刊的學術影響力。

數據發現,2017年度我國第一作者SCI論文數爲32.39萬篇,占SCI全部論文的21.9%,相比之下,我國SCI收錄科技期刊的百分比,卻只占SCI期刊總數的約2%

“我国科技期刊的这種现状,与我国科研竞争力的状况、科研论文的发文数量,是明显不相匹配的。”任胜利说。

事實上,任勝利統計後發現,近年來,我國科技期刊越來越滯後于科研競爭力增強和論文産出的增加:2000年到2017年,中國大陸第一作者的SCI論文,由2.26萬篇上升至32.39万篇,其中在中国期刊发表的論文,由0.92萬篇上升至2.57萬篇,年均增加970篇;而在海外期刊發表的論文,則由1.34萬篇上升至29.82篇,年均增加16753篇。

相應地,我國本土期刊對我國SCI論文的貢獻率,也由2000年的40.7%,下降至2017年的7.9%

“從這些現象來看,我國建設世界一流科技期刊面臨的主要問題就是,具有高度國際影響力的科技期刊數量還是太少,單刊發表論文的數量規模普遍不大。”任勝利說。

论文“越来越强”,期刊“不強反弱”的背后,还隐藏着这样一个“公开的秘密”:我国科研人员的重要研究成果,大多愿意发表在国外,而重要期刊的全文数据库,也基本都在国外,于是就形成了学术资源“两头在外”的被动局面。

用中國出版協會常務副理事長、國家創新與發展戰略研究會學術委員會委員邬書林的話說,在中國這個世界上規模最大、成長最快的科研成果發表市場上,形成了一個“期刊水平不高,造成大量高水平論文外流,論文外流,又造成期刊水平下降”的怪圈。

評價異化

爲何會這樣?

在任勝利看來,問題還是出在了評價體系上——科研評價以SCI爲導向,加劇了我國科技期刊在優質稿源競爭中的不利地位。

具體來看,當前,國內不少科研單位甚至某些科研主管部門,在研究評價中過于強調SCI,並將SCI論文數量和影響因子指標化、數量化地置入評價體系或方案中,而這就在很大程度上“強迫性”地將我國的大量優秀科技論文引導到國外發表,使得國內科技期刊尤其是中文科技期刊的高水平稿源日益匮乏,很多科技期刊處于低水平運行狀態,陷入學術影響力低下與優質稿源缺乏互爲因果的“惡性循環”。

相应地,在这種生态环境下,国内一些科技期刊不仅没有奋起直追,反而“自甘堕落”,沦为“毕业论文”“职称论文”的发稿工具。

去年,邬書林在《科學通報》發文時提到類似觀點。他說,我國中文期刊雖然數量很多,但是應該清楚看到,大量學術期刊並沒有把“是否有創新內容”作爲選擇標准,而是主要成爲研究生畢業、職稱晉升的工具。

“偏離發表創新成果——這個科技學術期刊的根本功能是要解決的關鍵問題。”邬書林說。

在陳發虎看來,是時候制定政策促使國內最優秀的科技成果投到本國期刊上了。

來自《中國科技期刊發展藍皮書(2018)》的數據顯示,截至2017年年底,我國共有科技期刊5052種,但这5000多種科技期刊,却有3232個主辦單位,4381個出版單位,平均每個出版單位出版1.15個期刊。

這是本土科技期刊“多而不強”的另一個重要原因。邬書林說,“期刊出版部門條塊分割,力量分散,期刊出版小而散,編輯部就會‘小富即安’。”

任勝利也有同感。他告訴記者,科技期刊市場化程度不高,主管、主辦、地域等專屬性很強的界限到了需要打破的時候了。

出路何方

打造國際一流數字出版與傳播的平台,似乎成了一個必然的選擇。

此次印發的《意見》裏,就有多條舉措涉及數字平台的建設,比如,建設科技期刊論文大數據中心、建設數字化知識服務出版平台等。

任勝利說,國際主要期刊出版集團憑借多年的運行經驗和強大的資本作爲後盾,在集群化、平台化運營方面不斷推陳出新,在全球範圍內整合學術資源,做大做強,極力鞏固其競爭優勢。而我國只有少數科技期刊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數字融合出版與傳播,信息服務和傳播手段更是遠遠落後于國外同行,更缺乏在全球範圍內整合學術資源的能力。

當然,過去這些年,本土科技期刊也有過一些嘗試。任勝利說,我國也有不少科技期刊依托國外數據庫商或者國際學術出版平台,在短時間內提升了期刊出版效率和影響因子,擴大了期刊的國際影響力,這被業界稱作“借船出海”。

然而,“借船出海”的問題是,國內學者刊發的優秀論文進入了國際出版商數據庫,必須付出高額訂閱費才能獲取。

陳發虎也認爲,我國亟待打造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國際化出版與傳播平台。此外,還要積極推動開放出版,在他看來,這是本土科技期刊一次“彎道超車”的機會,畢竟在這個領域,中國和國際一流期刊處在同一起跑線上。

如何在國際舞台上發出更爲有力的聲音?陳發虎認爲,除了鼓勵國內優秀成果投到本國期刊之外,也要推動我國科技期刊辦刊人員的國際化。

他說,擁有國際化的辦刊人才是科技期刊“走出去”的關鍵,可以聘請更多的外國學者擔任本國期刊的主編或編委,或同時聘請外籍專家擔任主編、形成雙主編辦刊模式,使得能夠獲得更多外國學者編委推薦的優秀國際論文。“這是我國多數科技期刊發展中的‘瓶頸’問題。”任勝利說。

此次印发的《意见》明确提出“全面提升科技期刊对全球创新思想和一流人才的汇聚能力”,要提高期刊的学术引领力和对高水平作者的吸引力,要采取多種形式加强编辑队伍建设,创造条件吸纳高水平国际编委和经营人才,提升出版传播的核心竞争力。

在任勝利看來,這些對于我國科技期刊的發展都是極大的“利好”。

邬書林說,提高我國科技期刊水平,既是中國創新發展的客觀要求,也是對世界文明的貢獻。世界學術出版中心最早是在意大利,後來逐步轉移至法國、荷蘭和英國,現在變成了美國。下一個世界學術出版中心,會不會是中國?

他說,過去我國科研水平不高,要期刊界辦高水平期刊是“難爲無米之炊”,如今我國科研水平提高了,再不考慮辦好科技期刊,參與國際競爭,就會喪失機遇。

中國青年報 2019090905

來源:

http://zqb.cyol.com/html/2019-09/09/nw.D110000zgqnb_20190909_1-05.htm

 

更多資訊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(微信号:Gaoxiaojob)。

推薦信息
熱點信息